民俗传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俗传说 >
 

丹东大鹿岛-骨朵山的传说--八差仙女

    据说:杨二郎赶山填海,因为挑山担撸了,篮子里的土洒到海里,变成了“张岛”和“撸岛”,后来叫白了,把“张岛”叫成了“獐岛”;把“撸岛”叫成了“鹿岛”。有了这两个海岛,谁看管呢?玉皇大帝让八差仙女看管。从那往后,八差仙女就轮流住在两个岛上,专管东海龙王,各方来仙和海里万物。日久天常,她觉得分外寂寞。
    这一天,有只小船漂在海面,看样子是打鱼的。怪的是从船上传出小孩的哭声,一阵紧似一阵,老也不住,听了让人心焦。八差仙女究竟是个女的,对小孩自来喜爱,她担心孩子会哭出个好歹,就用慧眼仔细望,原来,船上有个青年,长得很英俊,他怀里抱个婴儿,左右不住地摇晃,可总止不住婴儿啼哭,青年光顾哄小孩,船已经漂进深海了,等到发现,想划也划不回来了。船浪上浪下不住地起伏,眼看就有覆没的危险。见这情景,八差仙女摘下一条柳树枝,用手一挥,那只小船马上像射出的箭似地,不多会漂回岸边,在那平稳地停下来。
    八差仙女变成一个美貌的姑娘,来到船前。眼盯盯地看着青年。这时婴儿已经在青年怀里睡着了。过了一会,八差仙女招呼说:“这位大哥,你为什么不把孩子留给大嫂看管,一个男人家照顾得了吗?”青年男子这时才发现有人站在跟前,他上下端量一番,随后忧愁地说:“我家里人得疾病死了,丢下这个孩子没有奶吃,又离不开手,闹得我实在没有办法!”八差仙女说:“既是这样,你若不见外,往后我帮你照看。”青年惊异地说:“你我素不相识,我怎么好麻烦你?”八差仙女说:“我就住在前面岛上,闲着没事,帮帮你应该的,不知你家住在什么地方?”青年男子说:“我就在那山坡上,平常下海打鱼,丢下孩子没人看,这日子太难过了!”
    打这以后,青年天天下海打鱼,八差仙女在家给照看孩子,做做家务活。那小孩有人看,一天天大了,小样非常招人爱。同时,青年对八差仙女也有了爱慕之情,八差仙女更喜欢这小伙子。俩人终于结成了夫妻,过着美满的生活。
    好景不长,八差仙女和青年农民结成夫妻的事被玉皇大帝知道了。玉皇大帝非常恼怒,他打发杨二郎把八差仙女找回来,问她说:“听说你和人间男子结成夫妻,果然有这等事吗?”八差仙女只得承认道:“有这事。”玉帝问:“你可知道这为天界所不许,为什么有意忤犯天条?”八差仙女说:“只因卑女那天看守大海,见一小船漂浮海上,一个青年抱个婴儿,那婴儿啼哭不止,后来船到岸边,我问他究竟,他说妻子已死,以此,卑女才日夜帮他照料,幸好孩儿日渐长大,卑女总算帮人间做件好事了。”玉帝又问:“你为何与那男子结为夫妻?”八差仙女说:“男女相爱本是天上人间常事,况且他为人忠厚,以打鱼为生,确实也需要有人扶侍,卑女没有失职。”玉帝勃然大怒:“好个大胆的贱痞,人神不同,天地有别,你玩忽职守,自视轻贱,直到如今还不伏罪……”正待说下去,杨二郎从旁插嘴道:“天帝息怒,八差仙女蒙罪在身,群神共睹,确应严办,姑念她还有体恤蚁民之情,既往又堪称恭谨,不如暂且饶她一次,自即日起与那渔民割断情肠,仍驻獐岛鹿岛,若要重犯,再严惩不迟。”玉帝觉得杨二郎的话也有些道理,就问八差仙女:“你能做到吗?”八差仙女虽然满心的不愿意,但慑于玉帝的威逼,只好怯懦应承下了。
    阳光普照,海浪翻滚,水鸟这飞那飞,獐岛鹿岛和孤山隔海相望,看着这些,八差仙女有说不出的愁苦。她想丈夫,想孩子,想那个住过的茅草房……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这时,意想不到的灾祸飞来了。一天,青年渔民趁孩子睡着,到海边去收拾船,土地佬巡察到他家,见孩子在屋哭,他发了恻隐之心,掘了一块面糊糊塞进孩子嘴,孩子一口气没上来呛死了。青年渔民和八差仙女正赶上这时先后回来,他们逮住了土地佬不放。土地佬恼羞成怒,跑到天庭报告了玉皇大帝。玉帝一听,又是八差仙女闹事,就派杨二郎来惩处她。
    杨二郎匆匆赶来,见到八差仙女,呵斥道:“先前我设法给你开脱,谁料你痴心不死,惹事生非,量你这种罪胎已不宜列居天庭,倒不如给你找个去处吧。”说完,掬起鹿岛的一堆土将八差仙女压在下面,这堆土变成了圆圆的小岛,这就是如今的“骨朵山”(也叫灯塔山)。
    骨朵山和獐岛、鹿岛,同是丹东市东沟县的大门,它们像湛亮的眼睛一样,日日夜夜看守着下海捕捞的渔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