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薄雾在树林间飘荡,晨光中的大鹿岛因这薄雾的缭绕而平添了几许幽美的色彩。海浪与礁石的耳语声悄然传来,惹得赖在天幕上的几颗星星时不时地偷窥上几眼。站在海边的岩石上,看海水轻轻地舐着沙滩,不急也不缓。放眼望去,岛上一块块奇形怪状的岩石,一幢幢小巧玲珑的楼房,一抹抹树木葱茏的山峦,宛如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别具一种诗意的美。
我在盼望,但更多的是在相约、在守候——那一轮如火的朝阳。
    东方的天空横亘在海面上,海天相连,泛起无边的灰白,分不清海天的界线,也难以看清它们的轮廊。但渐渐地,那些灰白便洇染出粉色的霞光,如同摆放在舞台幕布后的彩灯齐刷刷地亮了起来。在这霞光变幻中,那份颜色愈见浓烈,由粉红而橘红,由橘红而鲜红,那天幕似乎是被谁家顽皮的孩子泼上一桶桶红色染料,变成了红彤彤的一片。
    到了这会儿,那太阳却还没有露面,它好似一位挑着担子在慢慢赶路的汉子,不急也不躁,这不免让人有些心焦。因为生怕错过日出的精彩时分,我一直睁大的双眼有些酸涩,便只好闭起眼睛小憩一会儿。但就在这当口,那汉子却如喝了一大碗酒般,将肩上的担子一撂,腾地一下就蹦出了海面,红赤赤的脸庞、汗淋淋的额头上都镀满光亮——这太阳喷薄着,闪亮着,那样蓬勃,那样高亢,仿佛蕴积的无比的生命力都将从这里迸发……人们的身心被他裹挟住了,震慑住了!
    但你若细端量一会儿,便看到这汉子又急匆匆地把手头上的活计交给了女儿。因为他刚露了一会儿面儿,就被扯进若隐若现的云雾里去了。转瞬间,海面上、天空中映出了一束束玫瑰色的霞光,一位心灵手巧、工于刺绣的姑娘隐身在丝绒般的天幕上绣起金边,然后轻柔地撩开幕布亮出身段来。这时,她褪去那份赧颜,在天空中飞针走线,绣出一幅色彩斑斓的海岛日出图,让人们尽情地享受她艺术劳作的成果——这是大鹿岛一天中最美丽的时刻!
    明媚的霞光铺满了天地。岛上的山峰、树木、楼房都被罩上了一层光晕。薄纱似的晨雾,乳白色的炊烟,如同一匹匹锦缎,在峰峦和山林间飘拂着。在这晨光变幻中,海水也由墨黑慢慢变成了青灰,又从青灰渐渐地变成了淡蓝。远处浮出海面的三四个礁砣,漂荡的七八只渔船,似几颗水晶钻石闪着清辉,或嵌,或泊,宛若在天界。一朵朵浪花在绸缎般的海面上绽放,汇成一条条优雅的曲线荡漾开去。凝望着蓝色的海面,感觉这海岛如同一块晶莹的蓝宝石,随着海风轻轻地晃动。置身于此,觉得自己竟不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而是在一幅虚幻的图画中。
    在远离尘嚣的大海深处,在一派秘境的大鹿岛上,听海潮,看日出,身披着强劲的海风,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别有一番桃源风情。阳光是大自然最神奇的恩赐,不仅会让海水发亮,让天空发亮,也让我们每个人都跟着愈加明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