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鹿岛景点

当前位置: 主页 > 大鹿岛景点 >
 

丹东大鹿岛-无名将士墓



    无名将士墓,用花岗岩砌成,周围绿树环抱,墓墙上刻有原辽宁省人大副主任、著名作家王充闾先生题写的碑文“甲午英烈永垂不朽”几个刚劲的大字。
 
    站在墓前,人们的心情一定不会平静,因为这让我们想起了100 多年前那场震惊中外的甲午海战。
    1894年7月25日(光绪19年),日本方面不宣而战,袭击了朝鲜牙山口外清军雇用的英商运输船只“高升”号。8月1 日,清政府被迫对日宣战,9月15日,日舰队从海上配合陆军进攻平壤,驻平壤的清军将领左宝贵阵亡。清军从平壤撤退,渡江退至九连诚、凤城一带。9月16日凌晨,海军提督丁汝昌率北洋舰队18艘舰船,由大沽起锚护送援军,午后抵达大东沟(现东港市),日军摸清了清舰队情况,集结12艘舰船于16日晚开至长山列岛的海洋岛。17日,清舰队发现水平线上的日舰,才仓惶起锚迎战。
  日本的吉野、松岛、千代山、扶桑、西京丸等12艘军舰向我舰鱼贯而入,清舰队急忙列队迎战。霎时间,浊浪排空、炮声隆隆、弹飞如蝗、硝烟弥漫。北洋水师舰队提督丁汝昌率五叠雁阵形的队形将敌舰队截成了两段,敌舰阵势混乱,并重创了吉野、桥立,严岛等舰。交战至下午2时,敌先锋舰吉野号忽然加速转变了航向,与其他日舰组成包围圈,将我舰队的致远、经远、济远号军舰隔离了阵队,北洋舰队的五叠雁阵形被打乱,各舰只能各自为战。激战中,旗舵定远号桅杆中弹,帅旗断落,在舰桥上指挥战斗的提督丁汝昌因舰桥震落,从空中跌落身受重伤,坚持坐在士兵能看见的甲板上,鼓励士兵作战。致远管带邓世昌看到旗舰受伤,丧失指挥能力,命挂帅旗首当其冲。
    双方激战的越来越烈,致远身受重创,舰身倾斜,几乎弹绝,而日方吉野号虽已受伤,却仍然恋战,以舰快炮快,有恃无恐、“以纽状火药连弹装入快炮击之,密如雨下”。邓世昌见状,对管带大副说:倭舰专恃吉野,苟沉是船,则我军可以集事。于是,“鼓轮怒驶,且沿途鸣炮,不绝于耳,直冲日舰而来”。吉野迅速规避,在就要被致远撞上的关口发射鱼雷。致远被鱼雷击中,急剧下沉,官兵纷纷跳海。大副陈金把救生圈递给邓大人,邓世昌拒不接受,并说:阖船俱没,义不独生。邓大人的浩然壮举,感天动地,永远铭记所有华夏儿女的心中。
    战后,大鹿岛的渔民将四周漂浮的百余具北洋将士的尸体掩埋在岛上,取名“无名将士墓”。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东北大部沦陷,日本人再次入侵大鹿岛,并从大连带来了潜水员和机动船,雇用岛上渔民打捞扬威、超勇、致远、经远四艘舰上的火炮、航海仪器、以及贵重物品和钢材。历经两年余,当时岛上的东口钢铁堆积如山。一次渔民李桂山同一个王姓的潜水员到致远舰上拆船作业,潜水员王绪年在舵舱内发现碗口大的铸有“致远”字样的铜牌,并发现指挥舱内有一副尸体骨架,出来后对李桂斌说,这具尸体恐怕就是邓大人的了,我每天为了从日本人那里拿到一块大洋,搅得邓大人也不得安宁。第二天,他拿了一条口袋,潜进了致远舵舱内,把这具骨架装进口袋背上岸来。和渔民李桂斌、于永灵等人摆上香案,把这具尸首安葬在东口的哑巴营上。从此,每逢年节,邓大人的墓前总是香火、贡品不断。
    1985年,经文物部门同意,大鹿岛村出资30万元,把这座坟茔迁到了鹿岛东山的北坡与“无名将士墓”合葬,取名“邓世昌烈士墓”,并撰文立碑,供人凭吊。
    1995年,大鹿岛被国家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和丹东市政府命名为爱国主义和国防教育基地;2005年被辽宁省政府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